有机饲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

社会

语言演变的两大特点? 语言演变中的类推现象

2022-01-25 04:27:09社会

语言演变的两大特点? 语言演变中的类推现象

语言演变的两大特点?

  语言发展变化呈现出各种各样的特点.有些特点是属于某一具体语言的,有些特点则是所有语言所呈现出的共同特点.这里所讲的是所有语言呈现出的发展变化的共同特点.语言发展变化的主要特点是不平衡性、渐变性、相关性和规律性.

  1.语言发展变化的不平衡性

  语言的发展变化不是均衡的、匀速的,而是不平衡的.第一,语言系统发展变化不平衡.在语言各子系统中,词汇系统的发展变化最快,相比而言,语法的发展变化就要慢得多,语音发展变化的速度也较为缓慢.语言各子系统内部的发展变化也是不平衡的.比如在词汇系统中,发展变化较快的是一般词汇,基本词汇却是相当稳固的.有人曾对不同语言中的215个常用词(其中主要是基本词)在一千年中的发展变化情况做过统计,发现汉语和法语79%未发生变化,英语85%未发生变化,德语78%未发生变化,罗马尼亚语77%未发生变化,葡萄牙语82%未发生变化,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85%未发生变化.这说明基本词汇的发展变化速度是较为缓慢的.正因如此,人们把语法和基本词汇看作决定一个语言基本面貌的最为稳定的部分.

  第二,不同时期语言发展变化不平衡.当社会变革较为剧烈、社会发展的步伐较快、社会思维较为活跃、不同文化的接触较为频繁的时期,语言发展变化的速度就会快一些;反之,语言发展变化的速度就会慢一些.英语在从九世纪阿尔弗列德大帝到莎士比亚(1564-1616)这五个世纪中,发展变化的速度非常之快.以至于后代人读九世纪以前的作品,就像是读外语一样.

  第三,语言变体发展变化不平衡.地域方言的形成,本身就是语言发展变化的不平衡性在空间上的一种表现.各种方言形成之后,在发展变化的速度和方向上也不是完全同步的.例如在汉语诸方言中,南方的一些方言发展变化的速度相对较慢,保存古代汉语的成分较多,而北方的方言,特别是北方官话区的方言,发展变化的速度就相对较快.

  语体是语言的一种重要的功能变体.各种语体的发展变化也具有不平衡性.例如,在汉族的传统中,一直存在着轻商的观念,因此,在汉语史上一直没有形成与商业活动关系十分密切的广告语体.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商业的地位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随之广告语体在当今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它几乎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2.语言发展变化的渐变性

  语言的发展变化不是像火山爆发、暴力革命那样的突变,而是一种逐渐变化的过程.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如果采取突变的方式,一夜之间面目全非,人们将会一下子丧失最重要的交际工具,社会的一切活动将会突然终止,其后果是不堪想象的.语言的交际职能决定了它不可能采取突变的方式,而只能采取渐变的方式.

  事实上语言的发展变化也正是走的渐变之路.例如现代汉语的时态助词“了”,是从古代汉语的动词“了”虚化而来,其演变过程大约经历了上千年的时间.动词“了”大约出现在汉代,是“终了、了结”的意思.由于动词“了”常用在动词之后充当补语,地位不及一般的动词,于是逐渐虚化,大约到了唐宋之际,“了”才出现了与现代汉语大致相同的用法,成为时态助词.

  语言的发展变化,是由语言新质要素的长期积累和旧质要素的逐渐衰亡来实现的,不可能一下子出现质的突变.即使人为地想让它发生突变,也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文字可以进行改革,而语言不能改革,只能因势利导逐渐使其规范的原因.

  3.语言发展变化的相关性

  语言是由若干个子系统构成的大系统.在这个大系统中,各种语言单位和各种语言规则,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相互关联着,因此,每个语言单位、每种语言规则的发展变化,都是相互关联的.也就是说,某一语言单位或某一语言规则的发展变化,也会引发与之相关的语言单位或语言规则发生或大或小、或直接或间接的相应的发展变化.例如:

  在12世纪以前汉语没有轻声.大约在12世纪前后,轻声这种语音现象才出现.轻声是一种轻短模糊的调子,是声调的轻化.当某些音节读轻声的时候,往往使这一音节的元音发生央化、脱落等变化.比如结构助词“的”原来读作[ti],因轻声而读作[te];结构助词“得”原来读作[tei]或[te],因轻声而读作[te].由于轻声现象的出现,使本来读音并不相同的“的”和“得”在语音上合流了.轻声这一语音现象的出现,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由音强的变化带来元音的变化,再由元音的变化进而影响到词汇和语法.

  4、语言发展变化的规律性

  语言的发展变化并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具有一定的规律性.不同的语言,其发展变化可能遵循不同的规律,同一语言在不同的时期和地区,可能会有不同的发展变化规律,语言的各个子系统也可能有自己不同的规律,但是,语言的发展变化具有一定的规律性,这一点是共同的.

  如中古汉语的“谈韵”字,其韵母是[am].[am]在今天北京话中演变为[an],在今天上海话、福州话中分别演变为[E]、[aN],但是从中古到现在的广州话则没有发生变化,仍读[am].例如:

  北京话 上海话 福州话 广州话

  担 tan tE taN tam

  谈 t"an dE taN t"am

  蓝 lan lE laN lam

  由此,可以看出中古汉语的“谈韵”字到今天的北京话、上海话、福州话、广州话的韵母演变规律,并可据此写出古今的语音演变公式:

  中古[am]?北京话[an]、上海话[E]、福州话[aN]、广州话[am]

  或是写出这些方言间的语音对应关系公式:

  北京话[an]?上海话[E]?福州话[aN]?广州话[am]

  由此,可以看出中古汉语的“谈韵”字到今天的北京话、上海话、福州话、广州话的韵母演变规律,并可据此写出古今的语音演变公式和这些方言间的语音对应关系.

  寻求语言发展变化的各种规律及其条件,是语言发展史研究的重要任务.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没有发现多少适应于各种语言发展变化的共同规律,也许这种规律本来就不多.但是,语言的发展变化具有规律性,这是无庸质疑的

字的发音随着时代的变迁会发生变化,那么古诗词的平仄韵律又靠什么来保证呢?

【原创问答】这个话题是个不小的题目,如果要解答得全面易懂,需要从我国的文字发音的历史变迁和中华诗词的历史新定位两方面去探讨。

一、汉字的发音变迁

我国从古至今,汉字字音的变化经历了六个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