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饲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

社会

10天前就收到恐袭警报,斯里兰卡为何没能阻止悲剧发生? 招商建材加盟代理

2022-05-16 22:15:06社会

10天前就收到恐袭警报,斯里兰卡为何没能阻止悲剧发生? 招商建材加盟代理

10天前就收到恐袭警报,斯里兰卡为何没能阻止悲剧发生?

这个说来话长。

斯里兰卡卫生部长、政府代理发言人塞纳拉特内(Rajitha Senaratne)21日表示,“4.21”爆炸案发生前14天(4月4日),一家外国情报机构就向总统斯里塞纳发出“复活节期间将发生针对基督教和重要目标的恐怖袭击”预警。随后有消息称,4月9日斯里兰卡国家情报局长在上呈总统的一份报告中写下了多个恐怖组织成员的名字。4月11日,英国路透社曾公开发表了一份来源不明的情报通报,称一家外国情报机构“几天前”警告斯里兰卡政府“复活节期间可能会发生恐怖袭击事件”。

4月22日,斯里兰卡通信部长哈林.费尔南多(Harin Fernando)和国家一体化部长加内珊(Mano Ganeshan)均称此前收到过预警但未得到足够重视,前者还在推特上展示了11日所收到一份文件“有关攻击的信息”,其中有疑似袭击策划者、斯里兰卡本土原教旨极端组织“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National Thawheed Jammath ,简称NTJ)负责人扎哈兰(Mohammed Zaharan)的名字。

费尔南多公布的文件

(23日媒体披露的一张报告图片显示,照清理来讲,多达近半个月的预警时间,即便斯里兰卡有关方面不能按图索骥,将恐怖袭击策划者一网打尽,至少也可以有所准备,不至于被恐怖袭击弄得如此惨烈、狼狈。但事实却恰是如此残酷,如此充满讽刺意味。

对此22日斯里兰卡总理维克雷梅辛格(Ranil Wickremesinghe)和代表总理发言的卫生部长都表示,尽管两周前总统就收到外国情报机构预警,但并未及时通知总理,“而防务是由总统负责的”、“我们不是要逃避责任,这是事实”,同样亲总理的费尔南多则表示,就连自己父亲也早早收到“不要进入那几个热门教堂”的告诫,“必须有人解释何以情报被忽视,以及为此负责”。

而亲总统的幕僚长费尔南多(Hemasari Fernando)称,早些时候政府的确收到国外情报部门的预警通报,但“通报只说可能发生一两次袭击,没人会因此预计到袭击会如此严重”,因此“政府和情报部门不应为此受到谴责”。

观察家们指出,斯里兰卡总统和总理长期不合,去年总统曾故意提名反对派强人、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取代现总理,几周后在最高法院施压下被迫改弦更张,此次政府明明收到预警却未及时采取防范措施,很大程度上和两人相互拆台有关。事关重大,人命关天,如今两人及其团队势必继续不断相互攻讦——这不仅因为需要推卸“玩忽职守、罔顾国民生命安全”的重责,也因为斯里兰卡总统选举在即,两人政治前途要紧。

但公平说,即便不发生总统-总理内斗,斯里兰卡也很难在此次恐怖袭击中好整以暇,严阵以待。

2012年人口调查表明,斯里兰卡信仰人数比例最高的是上座部佛教,占总人口比70.2%,印度教徒占比12.6%,某教徒9.7%,基督徒只有约150万,大多数信仰罗马天主教。长期以来,斯里兰卡主要民族、宗教冲突,是信奉印度教的少数民族泰米尔人,和信奉佛教的多数民族僧伽罗人间的冲突,主要的暴力和恐怖袭击防范对象,则是“泰米尔伊拉姆猛虎(LTTE)”这个泰米尔人的激进组织,及其领袖普拉巴卡兰(Velupillai Prabhakaran)。2009年,残酷血腥的斯里兰卡内战以LTTE瓦解、普拉巴卡兰被击毙告终,自内战结束至此次事件发生前,斯里兰卡一共发生过9起规模不大的针对性爆炸事件,但大规模流血事件此前却几乎未曾发生过。

惨案发生后的科伦坡圣塞巴斯蒂安天主堂

尽管2016年底起斯里兰卡某社区出现原教旨躁动,2008年更在中部马瓦内拉等地发生原教旨分子砸毁佛像、佛教社区针锋相对捣毁某寺的事件,一度迫使当局实行紧急状态,但如前所述,当地某社区人口少,主流教派领袖也普遍持温和态度(此次连环爆炸案发生后斯里兰卡三大某教领袖联合发表声明,指责袭击行动是“应受到最严厉惩罚的卑鄙行为”,并代表斯里兰卡某社区对基督徒表示哀悼,“在团结中伸出友爱之手”),大多数某教基层民众是摩尔人血统,并没有太多“惹是生非”的“前科”。很显然,对于一个国小力弱、承平多年,且此前安保防范的重点是佛教-印度教冲突的国家,让他们在暗中蓄谋已久的恐怖袭击策划者突然发难情况下迅速“切换防御方向”,着实有点勉为其难。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源于selalukaya.com网~~